池州文明网首页 » 城市创建 » 正文

这一次,殷汇人用行动为自己正名

2019-07-30  

  7月24日,贵池区殷汇镇。现场指挥汇民街乱搭乱建、占道经营整治行动的镇党委书记陈燕说:“现在的殷汇人是通情达理的,不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。他们正在用实际行动为自己正名。”

  很多故事的主角会在故事发生的第一时间登场,但是在接下来的这个故事里,主角并不是陈燕,而是殷汇,殷汇的一条街,和那条街上的殷汇人。

7月24日,航拍殷汇镇。

  

  殷汇是个名镇。

  历史上,殷汇因繁华的商贸集市闻名。到了上世纪末,殷汇又以“惹不起”的殷汇人闻名。

  早在汉代,殷汇这里就是个繁华渡口。其时,有几家殷姓在此经营茶炉酒肆,供南来北往的客商汇聚歇息。挥手作别之际,客商们常说“殷家再汇”,殷汇因此得名。

  据光绪年间《贵池县志》载,汉元封三年(公元前108年)始置石城县,隋开皇十九年(公元599年)废石城县名改为秋浦县。石城(秋浦)县城址,就在今殷汇镇石城、长庄、江村一带。沿秋浦河西岸,出土有绳纹砖瓦片、古代墙脚石、铁店遗迹,属汉至唐代城址。直至唐永泰元年(公元765年),秋浦县治迁至池州贵口(今贵池),殷汇作为县治所在800余年。

  相传康熙皇帝南巡途经殷汇,曾有:“日望千人作揖,夜有万盏明灯”的赞语。清末民初,殷汇有“小苏州”之称,诗云:“商船泊岸如鳞次,昼夜人流似海喧。”今人踏访九弄十三弯青石板铺就的殷汇老街,飞檐翘角、黑瓦白墙的老宅鳞次栉比。直到解放后,殷汇仍然是周边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

  所以,殷汇是当时很多人向往的地方,特别是一些山区老百姓,甚至以“去过殷家汇”为荣。

  殷汇又一度是让“去过殷家汇”的人感到畏惧的地方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临近殷汇的石台县部分乡镇老百姓到殷汇采购生活用品,根本就不敢问价,问了就要买,而且是不二价。所以,“去过殷家汇”又有了后半句,连起来就是“我连殷家汇都去过,还怕你?!”另外一件事,让殷汇更加备受争议。那时候,殷汇车队垄断了当地的客运市场,外地客车途经殷汇只能下客、不能带客,由此引发的打架斗殴事件时有发生。外地司机谈“殷汇”色变,路上有人招手也不敢停车,一脚油门踩到底“溜之大吉”。

  现在回过头来看,这些只是少数人做出的欺行霸市之举,其他地方未必就没有。但是,谁叫你殷汇名气大呢,“大人物”的一举一动总是令人关注,甚至会被放大。由此,殷汇人被贴上了“惹不起”的标签。

  

  在“惹不起”的殷汇人头上动土,会有什么样的结果?

  7月殷汇,秋浦河涨。河面上早就没有了遮天蔽日的白帆,河畔的一条老街却还是熙熙攘攘。

  老街名为“汇民”,是一条店铺林立的商业街,也是殷汇镇最热闹繁华的所在。但是24日这天上午,这条街上的店主们无心经营。他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,看着工人抡起大锤,砸向自家店铺的外墙。

  与秋浦河平行的汇民街可以说是寸土寸金。300米长的街道两侧,有店铺82家,其中53家有违法搭建。这些违法建筑并不是搭个棚子出店经营那么简单,而是与原有店铺连成一体。从上世纪末开始,这些店铺一步步向外延伸,时至今日,已经侵占街道3米到3.6米之多。殷汇镇曾经对这些违法建筑进行过几次拆除,因为各种原因,最终都不了了之。

  但是殷汇镇文明创建的压力,却是越来越大。陈燕列举了殷汇镇文明创建三大难点。

  “一个是公房问题。由于历史原因,殷汇镇公房较多,产权不在殷汇,按照属地管理的要求,文明创建的责任又在殷汇。”

  “二是大货车乱停乱放。殷汇镇车流密集,仅周边矿山就有200多辆运输车辆,集镇有20多家汽修店,过往车辆随意停放,人行道和绿化带毁损严重。”

  “第三个就是违法建筑占道经营,以汇民街最为突出。”

  今年7月初,殷汇镇政府发出了《致集镇广大商户、居民的一封信》,号召集镇商户、居民“为创建文明和谐美好家园尽一份心、出一份力、添一份光”,参与、配合文明创建“五大行动”,分别是乱搭乱建、占道经营整治行动、文明行为倡导行动、环境卫生整治行动、车辆违停整治行动、户外广告整治行动。其中乱搭乱建、占道经营整治行动的主要内容是,门面经营户商品摆放有序、不占道经营、不出店经营、不乱搭乱建。

  7月11日,殷汇镇机关党支部开展“集镇创建,我做先锋”主题党日活动,40余名党员干部兵分两路。陈燕所在的第一组对集镇汇民路沿街占道经营、出店经营,乱搭乱建等影响集镇建设的行为进行宣讲、劝阻。

  “拆除汇民街的违法建筑需要很大的决心”,虽然殷汇镇党委在整治行动前召开了商户座谈会,虽然陈燕的目标很坚定,但是最终会遭遇什么样的局面,陈燕心里也没有底。“这条街的违法建筑成因复杂,业主构成也很复杂,有不少是当地的老人甚至是残疾人,还有一部分自谋职业的下岗工人。”

  三

  拆除违法建筑必然会触及业主的利益,尽管这些利益并不受法律保护,但是毕竟已经形成事实,而且存在了很多年。

  羊正武今年53岁,小儿麻痹症给他留下了轻微残疾。2004年,他以14万元的价格在这条街上买下了三层房子,一层门面向外伸出了3米多,现在必须退回至屋檐滴水位置,店面面积缩小7平方米。

  同样是三层楼房,同样是一层门面,2012年徐江坤购买的时候,花了50万元。一层门面出租,租金每年1。8万元。去年,他又花了10万元进行了装修。

  这次集中整治,殷汇镇除了筹措资金安排施工机械和人员外,给予每个商户的“补偿”只是一道价值600元的卷闸门。而商户们得到的消息是,临近的几个乡镇针对这种情况都给予了一定的补偿。

  面对受损的“利益”,面对“补偿”的巨大反差,这条街上的殷汇人如何选择?

  就在陈燕带领的第一组党员干部,打算以情动人、以理服人,打一场硬仗的时候,业主们的态度却让他们感到十分意外。

  “早就知道保不住,该来的总是会来的。”“毕竟已经享受过这么多年的红利了,拆就拆吧。”绝大多数业主很平静地接受了事实。

  但是对于怎么拆,一些业主有不同的声音。

  24日这天,汇民街新时代服饰广场的大门已经被拆掉,一张塑料布挂在门框上,挡住街上的热浪,上面写着“正常营业”。业主张秀芬说:“2014年,这里拆过一次,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停了下来。过了两年,我才把门面做了起来。”

  新时代服饰广场的隔壁是新华书店。2016年向外“拓展”的时候,张秀芬把门面做得与书店平齐,以为这样就可以万无一失。但是“没想到现在还是要拆。”“许多人觉得我肯定会吵会闹,等着看我笑话,但是我支持拆。我只是想不通,像现在这样整整齐齐的不是好看得很嘛。”新时代服饰广场回拆之后,街道反而不齐整了,这让张秀芬想不通。

  类似于新华书店这样的房子,并不属于违法建筑,强行拆掉于理不合,于法不容。这天上午,陈燕特地把贵池区规划设计院的吴明洲院长请到了现场。按照吴明洲的想法,汇民街把人行道让出来之后,可以栽种绿植,可以设置长椅,这样不但不会影响客流,反而能吸引客流。

  让生意好起来,是汇民街业主无条件支持拆除违法建筑的重要理由。

  这几年学校搬走了,农村里的年轻人纷纷进城,除了过年那几天,殷汇镇的人气再也没有过去那么旺。此外,随着地方经济的发展和交通出行条件的改善,邻近乡镇可以去更远的地方,比如池州、安庆购物。殷汇商贸重镇已然名不副实。

  汇民街上,宣玉荣的服装店一年收入两三万元,女儿和她一道经营,丈夫在上海务工,家里还有个80多岁的老母亲。这几年,服装店的生意一年不如一年,已经养活不了更多的人。去年,女儿到贵池开了一间龙虾店。

  业主们把生意越来越难做的原因,归结于网络购物的兴起和客源的流失。“如果不把环境搞好,这条街终究会死掉。”业主徐江坤说。

  截至记者发稿时止,殷汇镇汇民街乱搭乱建、占道经营整治行动已经接近尾声,过程平静、顺利。(文/左平 图/左泽川)

责任编辑:徐世海

佛冈文明网 天津河东文明网 株洲文明网 石河子文明网 凯里文明网 上海长宁文明网 南昌文明网 锡林浩特文明网 江阴文明网 孝义文明网